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师相关 » 人文医学教育 » 正文

互联网时代,医学专业精神如何安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1-07  浏览次数:264
段 涛

  医疗机构必须主动拥抱移动互联网,提高管理与服务效率,来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同时,更要提高医学专业精神,以更好的技术和更多的人文关怀和职业素养来服务患者。

  如今互联网医疗已成行业发展的热点,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都开始谋篇布局,马云甚至说30年后让医生找不到工作。不久前在一次会议上,钟南山院士表示,互联网医疗能解决相当一部分问题,但医生不会消失,因为“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永远是面对面的关系”。互联网医疗的兴起究竟会带来哪些就医模式的改变?在互联网时代,医生和患者会呈现出怎样的一种关系,医生的职业精神如何体现?本期,我们邀请了医务界和互联网领域的相关人士就这一话题进行讨论,希望多种视角的观点交汇能引发读者朋友进一步的思考。 ——本版编辑

  现在移动医疗很火,移动互联网概念也满天飞,好像谁不谈移动互联网谁就Out了。我在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也大力推进移动医疗,以主动姿态“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

  的确,对医院而言,移动互联网可以通过运营管理与服务流程再造创新医疗服务,提升管理效率与服务水平;可以通过微信微博等社交应用,帮助医院完成人与人的连接,让医生与医生之间、医生与患者之间、患者与患者之间拉近距离,进行充分有效的沟通和交流;可通过IOT(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完成物与物的连接,帮助医院保障安全、提高效率等。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时下移动医疗也有不少虚火。在这里,有必要提醒一下同行:其实移动互联网精神与医学的专业精神是存在某种冲突的。

  除了专业知识和技术以外,医学专业精神更加重视人道主义精神,要有悲悯天下的情怀,要把患者的利益放在首位,要敬畏生命。医学是慢工出细活,好医生是熬出来的。医生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充满了挑战,有着残酷的淘汰机制。医学本质上是一个相对保守的体系,医学知识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技术创新的前提是保障患者的安全,一个新药和新技术从开始研发到临床普遍使用需要十几年到二十几年的时间。一个好的医生应该是:手艺像工匠,学问像教授,心思像侦探,心肠像菩萨。这样的好医生难道不值得你耐心等待吗?这样的专业难道不配得上体面的收入吗?

  在某种程度上,医学专业精神与商业精神是不太相容的。在现实中,如果对医生同时要求医学专业精神和商业精神(追求利润最大化),就有可能会导致很多分裂的行为出现。最近美国哈佛大学的萧庆伦教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谈中国医改,提到中国医学专业精神(Professionalism)的普遍缺失,令人深思。如何能做到既讲医学专业精神,服务好患者,又讲商业精神,让医院能够维持运行,让医务人员能有合理合法体面的收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移动互联网是革命性的创新,正在快速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在给我们带来效率提高和服务体验改善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副作用,特别是在医疗领域。移动互联网讲究免费、即时、秒杀、互动等,这会让大家觉得一切来得太容易,习惯于免费,没有耐心去等待。常见的现象是,大家为了买不iPhone 手机可以通宵排队,但是看病等一个小时就不耐烦了。

  几个年轻人花几个月时间就可以鼓捣出一个移动医疗APP,然后就可以融资几千万,号称估值几个亿,未来还会IPO.在资本的驱动下,有一股移动医疗的创业虚火在中国熊熊燃烧。据估计,2014年~2015年中国有超过1000个以上与移动医疗相关的APP诞生,导致的现状是:热钱乱飞,快钱猛赚。目前,这一移动互联网的焦虑症还在继续漫延,已经从IT行业和投资业漫延到医疗行业。这会从外围推进医院的发展与改善,但是也有风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乱象对医院和医务人员也是一种干扰。

  相比移动医疗APP的问世,医生的培养就漫长得多。从医学院读到博士毕业需要至少十来年的时间,再进入临床培养,至少还要10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独当一面的医生。

  医学专业精神和移动互联网精神能相互融合吗?移动互联网更多的是解决服务和效率,医学专业解决的是生死问题;移动互联网做法可以是quick(快),但是医学必须是slow(慢)。医疗机构必须面对现实,积极拥抱移动互联网,来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提高管理效率与服务水平。同时,更需要提高我们的医学专业精神,以更好的技术、更多的人文关怀和更高的职业素养来服务我们的患者。

  有一句话说,我们的身体跑得太快,把文化和灵魂丢在了身后,当我们停下来回望自己的灵魂时,好像彼此变得陌生了。不妨问一问,我们真的需要跑这么快吗?我们的健康呢?我们的家人呢?我们的亲情呢?心丢了,要速度还有意义吗?(作者为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文章源于“段涛大夫微信号”。)

  观 点

  医患面对面是传统医疗的本质属性。随着未来“网络医院”、“云医院”和“远程医疗”等新的医疗模式的兴起,医患面对面的机会少了,但冰冷的机器不可能取代有温度的医生。

  从目前的发展来看,互联网医疗主要能满足术前咨询和术后随访、科普宣教、远程会诊和交流学习等需求,但它不能替代医生的全部工作,因为医生看病要融入自己的医德、临床经验,这些都是互联网无法替代的。互联网只能为医生所用,永远是辅助医生工作的工具。信任是医患合作模式的基础,语言沟通是协调医患关系的桥梁。无论医学模式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基本的原则不能改变。因此我认为,理性对待和运用互联网医疗,始终把患者的利益放在首位,是医生必须坚守的底线。

  (湖北省监利县第二人民医院 吴秋芳)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医疗技术也越来越先进。如今,连医疗机器人都出来了,但它从本质上而言还是一种机器,是医生的工具,绝不可能替代医生的作用。听诊器的发明,结束了原始的医生用耳朵直接和患者肌肤接触听诊的时代,但听诊器仍是工具,是为医生所用才能发挥作用。互联网医疗也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但如果人不去使用,它仍然是无生命力的东西。

  医生“看病”,就是要看病人。互联网只能给医生提供医学资料,医生只能根据资料“猜”病情,给出咨询意见,但非直接进行诊断。即便是到了互联网医疗时代,说“30年后让医生找不到工作”,充其量是个夸大的互联网广告语,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要人类存在,就有医生,除非人类消灭了所有的疾病。甚至,互联网消失的那天,医生也不会消失。

  互联网医疗时代,对医疗行业来说,只能解决一般的医疗问题;对患者而言,只能了解一般的医学知识,诸如咨询等。要想做到诊疗,医生和患者永远得“面对面”,互联网医疗只能在医生和病人之间起媒介作用。

  (河南省沈丘县人民医院 王泉滔)

  互联网医疗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它必将颠覆目前僵化的就医模式,也将改善当前日益恶化的医患关系。有了互联网医疗,医生的自我价值可得到完美体现,患者也将得到更满意的服务。

  在互联网医疗时代,也许我们不必再为了挂某大医院大专家的号半夜排队或者托关系找熟人,甚至花大价钱从号贩子手里买号。我们还可以借助网络更好地监督医生廉洁行医,这样就可以让患者更放心地就医,这对于增强医患彼此信任、促进医患和谐至关重要。

  希望借助互联网医疗,可以缩小全国各大、中、小医院之间的技术和人文差距。利用互联网信息平台,全国各个地区、不同级别医院的医护人员可以进行信息共享和经验交流。

  (山东省菏泽市第二人民医院 刘东升)

 
 
[ 医师相关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专题集锦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鲁ICP备10006138号
主  办:山东省医师协会
地  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师东路23-1(甲) 邮编:250014
电  话:0531-82628015 0531-82628019 传真:0531-82628023
电子邮件: sdmda@163.com
技术支持:大成华博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山东省济南市大成华博科技有限公司。 邮编:250000

电  话:0531-80963522
传  真:0531-80963522